河北徐水 跃进明星 回归平淡徐水区

2019-04-22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保定528热线
2009年夏天,河北徐水八四村,祖孙两人在拾麦穗,背后是离村庄不远建起的高楼。在大跃进时代,徐水的地位一度像现在的浦东、深圳,而运动消退,徐水只是华北一个普通的地名。

  

河北徐水

 
 

  

河北徐水

 
 
2009年夏天,河北徐水八四村,祖孙两人在拾麦穗,背后是离村庄不远建起的高楼。在大跃进时代,徐水的地位一度像现在的浦东、深圳,而运动消退,徐水只是华北一个普通的地名。

  

河北徐水

 
 
1958年8月4日,毛泽东视察大寺各庄红薯地,因为他这天的到来,大寺各庄改为了八四村。资料图片

  

河北徐水

 
 
进村的入口牌坊醒目地表明徐水县八四村的特殊身份。

  我曾问过张国忠:你说亩产几万斤,能达到吗?张国忠说:是达不到。那你为什么还这么喊?他说:这么喊就能喊出大家的干劲来,我们不能泄气,不喊几万斤连600斤也搞不到。我说:你得实事求是!他说:那不行,那样就泄气了,要紧跟形势,不跟形势就完蛋了。——— 作家康濯

  从河北省徐水县县城广场往东,开车不到十分钟路程,就能看到八四村村委会,村委会对面是“毛主席视察纪念馆”。1958年8月4日毛泽东的到来,不仅使这个原名“大寺各庄”的村庄改变了名称,也使8月4日变成了徐水人每年逛庙会的日子,在当时更让理想的狂热激荡中国。毛泽东视察这个小县两天后,时任中共中央农村工作部副部长的陈正人到徐水搞共产主义试点,随身带着康有为的《大同书》。随后3个月,徐水县经历了从荣誉顶峰到轰然倒塌的巨大落差;随后50年,徐水县从圣地变得默默无闻。起落之间,徐水的命运既取决于时代的命运,也取决于自身对形势的迎合,还有地方领导人的个人性格。

  获得土地的解放

  当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宣布新中国成立之时,徐水已经解放一年多了。中国现代档案学家傅振伦在《徐水县志》里说徐水“既有农田之利,地又当交通要冲,故历来为兵家所必争。”徐水县城的解放是共产党和国民党军队的拉锯战。日本人投降之后,解放军三度攻克徐水县城。1948年7月那最后一次,《人民日报》的记者写道:“从总攻开始到登城,仅七八分钟,创造了迅速登城之光荣纪录。”

  除了战斗,徐水解放还有两个主题:一个是粮食,另一个是土地。1948年6月19日,创刊刚4天的《人民日报》报道:这个月4号,国民党军队向徐水七区进犯抢麦,“我当地民兵,奋起阻击,经一个钟头的战斗将匪全部击退,共枪伤匪四十多人,俘匪一人、缴获步枪一支、子弹三百多发、炮弹三发、追下牲口十四头。”根据报纸的统计,徐水民兵和武工队武装护麦,先后歼敌287名。

  徐水的土改是从1947年年底开始的,中共徐水县委书记王国珍带领干部们去参加北岳区五地委召开的土地改革会议。农民对土地的渴望并没有马上爆发出来。马亮营一个村民说:“地主是穷人祖祖辈辈的东家,我们是佃户,亲不亲,看当乡人。”徐水县委在1948年提出了一个口号:“民兵和部队相结合,军队打到哪里,分田就分到哪里。”1949年末,徐水土改结束。第二年,县委县政府发布命令说,土改分到的田地、房宅,只要分给谁,就属谁所有,发给土地房产所有证。一张徐水第八区雇农李某领取的“土地房产所有证”的影印件上,上面填写着户主姓名、土地长宽、亩数、坐落位置、左邻右舍、发证时间,盖着县政府大印。所有证上还写着:私有产业有耕种居住典卖转让赠予等完全自由,任何人不得侵犯。

  可以想象以食为天的农民获得土地后的喜悦之情,《徐水县志》上说,领到所有证的农民个个都喜气洋洋。他们支援前线,拥护新政权,为新中国的成立载歌载舞。1949年,张瑞从中共徐水县委常委的位置上退了下来,到徐水县铁工厂当厂长。张瑞被称为“合作社英雄”,曾创办闻名于晋察冀边区的“张瑞合作社”并得到毛泽东的赞扬。他没有想到,自己创办的合作社将来会发扬光大升格为人民公社,进而在华夏大地引发一轮向共产主义进军的狂飙。

  徐水来个大人物

  1958年8月4日,徐水县大寺各庄虚岁16的郑德伸看到村里的干部一早就忙碌起来,把一些旧屋子的土坯墙拆掉,用碎土坯把通往县城的土路修得平平整整。他问,这是谁要来啊?村干部说,这回要来个大的!

  在村里粮食加工厂负责发电和碾磨粮食的郑德伸很快见到了这位大人物。已经66岁的他说起51年前的那个下午,仍然会语速加快。下午4点左右,郑德伸正忙着加工粮食,一大帮穿着蓝衣服的人进了加工厂,站成两排。“裤袋里都鼓鼓的,有枪。”然后,他就看见毛泽东大踏步地出现在自己面前。“我一眼就认出毛主席了,跟照片上的一模一样。”

  毛泽东问郑德伸:多大了?16。为什么不读书呢?不爱读。将来准备做什么呢?开飞机。旁边有人说:雄心壮志。郑德伸说,他当时不知道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毛泽东知道,他20多岁时就提出要在中国创造一种新社会,“新社会之种类不可尽举,举其著者:公共育儿院,公共蒙养院,公共学校,公共图书馆,公共银行,公共农场,公共工作厂,公共消费社,公共剧院,公共病院,公园,博物馆,自治会。”(《毛泽东早期文稿》454页)1958年的毛泽东自信满满:“前人乌托邦的理想,将在我们的手中实现。”徐水,因为在1957年的杰出表现被毛泽东视作理想实现的起点。

  1957年冬天,徐水县委发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农田水利建设运动。在此之前,中共中央发出了一个《关于在今冬明春大规模开展兴修农田水利和积肥运动的决定》。徐水的运动固然是响应中央号召,但是其饱受旱涝之苦的辛酸史是更大动力。翻阅徐水县的历史档案,仅1931年至1940年十年间,就有四年发大水外加一年大旱。刚刚34岁的张国忠在这一年就任徐水县委第一书记,他大搞群众运动的才能在兴修水利的运动中得以展现。徐水组成了一支“平时10万人,多时13万人”的劳动大军,经过一冬一春,徐水在境内三条河流的两岸修建了51座蓄水库,在平原利用洼地等建成了127座平原水库。这些水库被极具想象力地命名为“葡萄串”和“满天星”。徐水的成就经《人民日报》社论放大,中央农村工作部副部长陈正人随后向中央报告了徐水兴修农田水利的情况。1958年3月21日,毛泽东批示:徐水县的经验普遍推广。

1
3